股票配资门户

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股票配资门户 > 配资服务 > 内幕交易急需监管

内幕交易急需监管

作者股票配资门户 发布时间 浏览量2595 点赞数量728 评论数量508 返回目录返回列表:配资服务

  

内幕交易急需监管

  

内幕交易急需监管是由股票配资小助手整理编辑,内容涵盖亟待,亲属,监管内部人亲属股票交易亟待监管,内部人亲属股票交易亟待监管等;主要讲解的内容是内部人亲属股票交易亟待监管,股票知识网小编为您介绍 内部人亲属股票交易亟待监管 : 内幕背后的黑暗,正待揭开。 即便《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等法律并不允许内部人短线交易,并设置了内部人禁止股票买卖的敏感期,但内部人亲属并不受此限制。 内部人亲属除了履行在买卖后2个交易日内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继续阅读下文。

 

  

  

内部人亲属股票交易亟待监管

 

  边肖股票知识网向您介绍需要监管的内部亲属股票交易。

  内幕背后的黑暗正等待被揭开。

  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和其他法律不允许内幕人士进行短期交易,并规定了内幕人士禁止股票交易的敏感期,但内幕人士的亲属不受此限制。

  除了在出售后2个交易日内履行申报和披露义务外,内部人的亲属对内部人工作的公司的股票买卖没有其他明确的要求。

  中央财经大学副教授张和南开大学商学院副教授曾亚民在《金融研究》2011年第3期上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上市公司内部人亲属的股票交易在内部人自身中非常活跃,内部人亲属的交易具有短期和超额回报的特点。

  本研究发现,上市公司内部人亲属的交易次数远远多于内部人本身,他们有许多短期交易行为和敏感交易行为;此外,内部亲属的股票交易总体上可以获得超额回报。短期交易和敏感期交易有助于内幕人士亲属获得超额回报,而董事长或总经理的亲属比其他内幕人士亲属获得更高的回报。

  因此,本研究认为,由于对内幕交易没有明确的限制,很可能会使内幕交易成为内幕交易的替代方式或规避内幕交易控制的手段,从而降低内幕交易控制的效率,这不仅会影响外部投资者的投资信心,还会影响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

  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的张呼吁证券交易监管机构对内幕交易亲属的交易行为给予更多关注,特别是要警惕内幕交易亲属的交易可能成为规避内幕交易控制的避风港。

  内幕亲属交易更加活跃。

  本研究的数据来源是深交所网站诚信档案栏目中公布的深交所主板董及相关人员的股份变动情况。虽然数据的发布始于2004年11月29日,但真正连续完整的数据发布始于2007年5月9日(从2004年11月29日至2007年5月9日仅零星发布了7笔交易),因此研究的时间间隔为2007年5月9日至2010年5月7日。

  内部人士包括董事、高管和主管,他们的亲属包括父母、配偶、子女和兄弟姐妹。

  据统计,在过去的三年中,内部人自己的交易数量为1511笔,占42.91%,而内部人亲属的交易数量达到2010年,占57.09%。内幕人士亲属的交易远远超过内幕人士本身的交易。

  根据内部人亲属的类型,在父母、配偶、子女、兄弟姐妹中,内部人配偶的交易最多,共有880笔交易,占内部人及其亲属总交易量的24.99%;其次是圈内兄弟姐妹,交易数量为722笔,占20.51%;知情人的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交易数量相对较少,分别为238笔和170笔,分别占6.76%和4.83%。

  以万科甲(000002)为例。深圳)为例,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诚信档案显示,内幕交易急需监管自2007年5月9日以来,万科a股共备案10笔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相关人员持有公司股份变动的交易。没有一个换股人是上市公司的内部人,但都是内部人的亲属。与董的关系有兄弟姐妹和配偶两种类型。

  看着美凤(000731。深圳),四川省,自2007年5月24日以来,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诚信档案中记录了61条交易记录,其中只有6条是内幕交易,内幕亲属交易的比例高达90%以上。

  此外,内部人亲属的股票交易行为还有一些基本特征,包括交易规模、交易量占公司股份数量的比例、交易间隔天数和反向交易间隔天数。根据统计结果,内部人亲属的平均交易规模达到9000多股,最大值接近100万股,单笔交易在公司股份中的最大比例可达0.884%。总体而言,内部人亲属的交易规模相对较大。

  这笔交易是短期的。

  除了比内部人本身更活跃之外,内部亲属交易更突出的特点是它们是短期的。

  根据本研究的统计,内幕人士亲属之间的交易间隔很短,两次交易的平均间隔只有63天,中位数只有6天。反向交易的间隔是71天,中间值也是6天。据描述性统计,近四分之三的内部人亲属有短期交易行为。例如,2009年8月11日,万科高管徐宏阁的兄弟(姐妹)徐宏博买入14万股,次日(2009年8月12日)全部卖出。事实上,从内部亲属交易的数据来看,反向交易的时间间隔是一天是很常见的。

  内部人亲属的短期交易不仅时间间隔短,而且规模非常大,样本数据中最大的交易量接近100万股。

  值得注意的是,内幕人士亲属的大多数短期交易也是敏感交易。从描述性统计结果来看,近三分之一的内部人亲属有敏感的时间窗(即公司定期报告公告前30天内、业绩预测和业绩快报公告前10天内等)。)。内幕人士禁止的短期交易和敏感时间窗交易经常发生在内幕亲属交易中。

  事实上,上海财经大学会计学院副教授曾庆生曾经研究过上市公司内部人能否更好地把握交易机会,即“内部人有能力选择交易机会吗?”来自中国上市公司内部人士抛售股票的证据(金融研究,2008年第10期)。本研究以卖出股票的内幕交易为对象,发现从短期窗口来看,上市公司内部人在卖出自己的股票时表现出很强的把握时机的能力。经验证据表明,内部人的择时能力可能来自其非公开信息,并受到公司信息透明度的影响。

  获得超额回报?。

  本研究的另一个重要发现是,内部人亲属总体上可以获得超额回报,董事长或总经理的亲属比其他内部人亲属获得更高的回报。短期交易和敏感期交易有助于内部亲属获得超额回报。

  在超额收益的衡量方面,本研究采用了持有期超额收益法,衡量每个内部人的亲属从买入股票到卖出股票的收益,并在考虑了这一时期的正常市场收益后,观察内部人的亲属是否能够获得超常收益。

  在样本期内,有2010笔内部人亲属的交易,但在深交所提供的数据中,部分内部人亲属的交易是从卖出开始的,而不是买入,部分数据在样本期内只有单一的买入或卖出行为,因此只有373个有效样本可以采用持有期超额收益率法。

  基于亲属超额回报是基于373个样本的结论的可靠性,张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400个统计样本应该足够大,在统计意义上的可靠性没有问题。

  根据内部人亲属交易利润的描述性统计,可以得出内部人亲属的股票交易确实可以获得超额收益,不同类型的内部人亲属的超额收益存在很大差异。内幕配偶和子女的交易显著高于内幕父母和兄弟姐妹。

  从计算结果来看,内部人配偶获得的超额收益平均值为4.45%,显著t值为3.959;内部人子女超额收益的平均值为7.25%,显著性检验值为3.040,而内部人父母或兄弟姐妹的股票交易收益不能通过显著性检验,即与零无显著差异。

  这意味着配偶和子女是家庭中关系最密切的成员,他们的经济利益联系更紧密。因此,内部人员工作的企业的经济信息更有可能在配偶和子女之间传播。

  内部人亲属的短期交易行为和敏感时间窗内的股票交易可以积极解释他们的超额收益。此外,短期交易和敏感时间窗交易不仅能给内部人亲属带来更多超额收益,还能提高内部人亲属的平均日收益率。

  虽然我国法律法规禁止上市公司内部人短期交易,但内部人亲属可以通过短期交易和敏感时间窗交易获得超额回报,内部人亲属和内部人的经济利益往往是一致的,这可能导致内部人亲属交易成为规避内部人交易监管的一种方式。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信息层级假设也反映在内部人亲属的超额回报中。

  本研究发现,与其他类型的内部人相比,上市公司董事长或总经理的亲属在股票交易中可以获得更多的超额收益。董事长和总经理能够准确地掌握公司的整体经营状况和未来趋势,因此,他们的亲属更有可能从他们工作的企业的股票交易中获得超额回报。此外,董事长或总经理的亲属不仅能获得更多超额回报,还能获得更高的平均日回报。

  然而,如果只关注上市公司的内部人,信息层级假说就会有不同的图景。

  根据曾庆生的研究,在出售股票时,除董事长和总经理之外的内部董事和经理的超常收益显著高于监事和独立董事,而董事长和总经理的超常收益可能低于监事和独立董事;内部人自身交易的超常收益显著高于内部人直系亲属的超常收益;小规模内部人的超常回报明显高于大规模内部人。国有控股公司内部人士的超常回报可能高于其他公司。

  呼吁监管部门关注。

  基于对内幕亲属交易的各种研究成果,张呼吁证券交易监管机构对内幕亲属交易行为给予更多关注。

  张说,这篇文章最初是在2010年12月的一次学术会议上用于交流的。这也引起了深圳证券交易所和中国证监会地方证监局的与会者的兴趣,但迄今尚未得到监管部门的积极回应。

  由于上市公司内部人在了解企业内部信息方面具有优势,世界上大多数证券市场出于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和维护市场公平的考虑,对内部人的交易行为进行规范。然而,在世界各国的证券交易法律法规中,内部人的定义基本上是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大股东,不包括他们的亲属。例如,1934年《证券交易法》第16 (b)条规定了持有10%以上股份的董事、经理和股东的交易行为。

  在我国,中国证监会于2007年颁布的《公司法》、《证券法》和《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持股及其变动管理规则》是规范我国上市公司内部人交易行为的三部主要法律法规。但是,监管对象仅限于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持有上市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证券法》第47条)。

  目前,只有一个《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持有公司股份及其变更管理业务指引》,限制高级管理人员的家庭成员买卖自己的公司股份。但是,该《指引》并没有禁止高管的家庭成员买卖股票,只是规定必须在两天内公布。

  根据深交所和证券登记机构于2007年5月8日联合发布的新规定,上市公司高管的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等亲属在买卖公司股份时应公开披露;法人或其亲属控制的其他组织,如买卖公司股份,也应纳入公开披露范围。

  鉴于目前国内关于内幕交易的法律法规,张不仅呼吁监管部门给予更多关注,还希望学术界加大对内幕交易行为的研究力度,这在中国和其他资本市场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如何控制内部人亲属的交易行为是监管者和学术团体未来研究的重要课题。

  因此,张在现有文章的基础上,将其修改为英文,并提交给国际学术期刊。据他介绍,这可能是国际学术界首次对内部人亲属的股票交易行为进行研究,他也准备继续以中小板和创业板为研究对象,继续深入挖掘。

  建议和参考标准。

  《努力规范高管亲属买卖自己的股票》一书的作者、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提出以下三点建议。

  首先,我们应该明确限制内部人亲属的范围。

  鉴于内幕人士的亲属在买卖自己的股票时开始表现出边缘化的趋势,其亲属的范围在立法上有所扩大,从内幕人士的配偶到近亲,如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

  2008年《关于进一步规范中小企业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交易行为的通知》只规范了内部人配偶的交易行为,对其他亲属没有约束力,显然不能适用于今天的市场情况。

  其次,应增加披露义务。

  目前,法律对内幕人士亲属买卖公司股票的监控手段仅停留在信息披露上,目前只有深交所有此披露要求。因此,为加强对内幕人士亲属买卖自己股票的监管,建议增加限制交易日和公告日的数量,以减少高管利用内幕信息为其亲属牟利的可能性。

  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是,应明确相关的法律责任。法律应当对上市公司内部人的违法行为制定具体的处罚措施,同时追究其知情亲属的法律责任。采取两项措施减少违规操作的出现。

  陈认为,对于部分利用亲属账户进行短期经营的上市公司高管,可以采用过错责任归责原则,即当发现有证据证明内部人利用亲属账户进行经营,且其全部或部分利润属于自己时,将其作为短期交易处理,即公司有权要求短期交易行为人向公司支付短期交易的利益,短期交易主体有义务向公司支付利润。

  对于通过高管内幕交易渠道掌握内幕信息的上市公司高管亲属,可以根据内幕交易进行处罚。内幕交易者可以被追究民事和刑事责任,家庭内部的内幕交易行为可以通过三种措施加以限制。

  关于民事责任的赔偿数额,我们可以参照台湾的证券交易条例。

  《台湾证券交易条例》第157-1条规定,内幕交易损害赔偿的范围以该股票在新闻发布前的买卖价格与新闻发布后十个工作日的平均收盘价之间的差额为限。

  其中,所谓新闻公开前的股票买卖价格,是指从内幕信息发生之日起至新闻首次公开之日止,违反内幕交易禁令的人员在集中交易市场或者场外交易市场买卖股票的价格。

  陈建议,参照台湾的做法,内幕人士及其亲属应承担最高赔偿额三倍于内幕交易所得的连带责任。

  刑事制裁已成为各国的普遍规则。在美国,他们可能被判处不超过十年的监禁,而在英国,1980年通过的《公司法》也规定了两年以下的自由刑或罚金,或两者兼而有之。我国《刑法》第180条也规定了内幕交易罪及其处罚。

  证券维权律师、上海王新文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宋宜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上市公司内幕交易监管存在漏洞,表明相关法律法规跟不上市场形势的发展。

  宋宜欣认为,上市公司内部人亲属的短期交易行为和敏感时间窗交易行为应纳入内幕交易监管范围。虽然对内幕交易的监管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但在当前形势下,将上市公司内部人亲属的上述行为纳入内幕监管是一种进步。

  #内部人亲属股票交易亟待监管,内部人亲属股票交易亟待监管#亟待,亲属,监管#

  以上就是有关“内部人亲属股票交易亟待监管”的全部相关信息了,文章阅读到这里的小伙伴们应该都清楚了小编所讲的含义了吧,更多关于内部人亲属股票交易亟待监管,内部人亲属股票交易亟待监管和亟待,亲属,监管等的精彩内容欢迎按(Ctrl+D)订阅收藏本站!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内容均为股票配资门户整理排版,本站所有内容广告不代表「股票配资门户」观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内幕交易急需监管

内幕交易急需监管的相关文章